中国夜间经济地图|杭州样本:主机是一堆“剁手”城市,主要消费者是夜间在线

日期:2023-12-04 18:42:47 / 人气:143

中国夜间经济地图|杭州样本:主机是一堆“剁手”城市,主要消费者是夜间在线。“杭州是一座传奇的城市。从古老的断桥上的爱情故事到今天的电商主播城,始终在创造着鲜明的文化和经济特色。
今年2月,浙江省商务厅监测数据显示,杭州目前有32家综合类、垂直类头部直播平台,主播近5万人,直播相关企业超过5000家,居全国首位,带动就业超过100万人。这座城市的经济与直播息息相关。2022年,杭州网络零售额首次突破万亿大关,达到10496亿元,占当年浙江网络零售额的38.8%,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1/13。
与其他城市依靠夜间表演、餐馆和体验式业态来提振夜间经济不同,许多杭州市民晚上很少出门。宋城景区虽然有一些饭店和夜游客,但实物消费并不是杭州夜经济的主要模式。
CBN“中国之夜经济地图”调查第七站来到杭州。经过实地调查,我们发现电商和主播支撑的夜间线上经营活动是当地的特色,当地居民大多不太愿意夜间出行,这也成为当地夜间消费市场的一个问题。
老城区的夜生活去哪了?
杭州一份发展夜经济的征集方案提到,要把武林、吴山等传统夜市做优做强,培育和打造各类特色夜市新品牌,打造夜生活IP,充分体现杭州的文化景观。
武林夜市是杭州主城区两大传统夜市之一。去年8月5日,武林路女人街完成了一期提升,随后各种主题集市和小型演唱会不时在此上演。今年3月,武林路启动二期改造,优化街区业态。这里的夜市群体以年轻人为特征。有摊主一边摆摊一边直播。
作为一个在杭州生活了十几年的90后杭州人,陈小姐说,如果带外地长辈,湖边商圈和晚上的西湖喷泉是必打卡的地方。
杭州湖滨商圈作为距离杭州西湖景区最近的商圈,地理条件优越,商业资源丰富,一直是杭州顶级商圈之一。亚运会的举办也给湖滨商圈带来了新的活力。今年,湖滨商圈进一步完善了标识和指示牌的设置,增加了数字智能引导机器人、地下行人指示牌、双语引导指示牌等。,提升了游览体验;除此之外,湖滨路、东坡路、延安路沿线增设桌椅、遮阳伞、花箱,方便游客临时休息、欣赏风景,也提高了夜间经济的配套服务能力。
“另外,我们会带他们去吴山广场,那里有很多吃饭的地方。饭后我们会去逛逛何方街和南宋御街,都有杭城老底子的特色。”陈小姐说。
“一城烟火半吴山”,吴山广场是杭州老城区的传统人气商圈,南面是吴山广场,东面是清河坊街,西面是南山路艺术区,延安路两端是武林商圈,遥相呼应。沿中山路向北,在南宋御街和清河坊历史文化街区后面,有一条走文艺路线的大井巷。
第一财经记者在上城区吴山广场商圈体验了当地的夜生活。
美食是何方街的主要业态之一。和大部分城市一样,产品同质化的现象也非常明显,比如烤肉串,拇指煎包子,各种奶茶店,风靡全球。不过,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还是有很多能让人感受到杭州特色的特产店。比如胡庆余堂、方回春堂等中药品牌,王、铜雕博物馆,以及以万事利为代表的各类丝绸店铺。其中,除了传统的折扇,还有一些与亚运会相关的文化创意产品在售。此外,免费开放的江南铜楼还有一个洞,许多游客正在与展出的青铜雕塑合影。
在南宋御街和何方街交叉口附近,还有一个新建成的杭州特色市场——“匠心市场”。摊位不多,大概二三十个,以手工文化创意摆件和小饰品为主,价格集中在几十到几百元之间。有游客说,胜利在于买好玩。
与何方街大众化的商品消费特征不同,何方街背后的大井巷主要走文艺路线。这里的商店主要是茶馆、咖啡馆、咖啡馆、古董店等。,而且消费重在体验,人流量少,相对安静。杭州市民周先生告诉记者,他和朋友几乎每周都会来这里的固定门店。“这里的店看起来很冷门,但其实消费力不一定比何方街差。”
当然,杭州晚上也有旅游市场。近日,第一财经记者来到杭州宋城景区看到,大量游客集中在白天,宋城注重演艺与旅游的结合。所以宋城依靠每天演出几次的《宋传奇》收获了大量游客,晚上7点的最后一场保留了部分夜场游客。宋城演艺(300144。SZ)公布2023年前三季度营收约16.18亿元,同比增长316.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7.87亿元,同比增长938.93%;基本每股收益0.301元,同比上涨937.93%。2023年1-6月宋城演艺营业收入构成:文化艺术产业-现场演艺产业占比78.94%,旅游服务业占比18.02%。
据《第一财经》记者在现场观察,宋城景区晚上的客流量明显比白天少很多,晚上除了观众,景区的客人基本不多。可见其演出收入大部分还是来自白天的游客,夜间演出是一部分补充。
网上夜间经济很有特点
第一财经记者实地走访后发现,虽然夜间餐饮、旅游消费在杭州也存在,但就杭州的经济发展水平而言,人们对线下实体消费的热情远不如长沙、成都等城市。很多酒馆都是晚上做生意,很多实体商场晚上人流量也不算太高。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为事业奋斗。因为杭州太拥挤了,尤其是电商行业,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可能是各地的经济和文化不一样吧。不像长沙、成都的本地居民,愿意在下班后进行各种身体消费,让自己开心地度过一夜,我们杭州本地人总是感到焦虑,因为每个人都在苦苦挣扎。不竞争就被别人扫了,收入水平立竿见影。我们没有‘吃光用光’的心思,而是花大量的时间在‘量’的生意上,希望获得更多的利益。另外,杭州的电商文化和产业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所以你会看到我们很多的夜间消费和生意都是在线的。”杭州当地居民李女士告诉记者。
当天晚上,第一财经记者走访了杭州几家银泰百货后发现,其实体店顾客并不多。与其他城市的百货商场不同,杭州银泰百货的现场直播人员随处可见。这些直播者有的是品牌自己培养的销售人员,既有柜台服务,也有线上直播;有的是银泰的员工,会在自己的平台上轮流给不同的品牌做直播,每天晚上都会做,风雨无阻。“我们在招聘销售人员的时候会进行现场培训,力求让每一个销售人员都可以线上线下操作。现在我们有很多来自网上的订单。”银泰百货一家美妆品牌店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晚上的银泰百货,工作人员在直播的时候,还有专门的物流配送人员,会及时拉货,直接快速处理顾客订购的商品。所以,每当夜幕降临,这些实体店的店员和配送员都迎来了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
除了室内的夜间直播业务,室外的直播夜场也是如火如荼。
杭州的主播带着服装展示架和直播照明设备直接上路带货直播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晚上9点半,在11月底接近10摄氏度的寒风中,第一财经记者看到几个主播在人行道上搬运物品,一部手机,一个手机架,一个照明装置,地上放着一大包衣服,一个主播,一个播音助理,组成了一个简单的直播间。行人来来往往,主播们在这里旁若无人地讲解衣服细节,对着手机大声下单。不到50米的地方,有四个带货的直播间。
晚上不仅是直播的黄金时间,也是杭州电商开始的时间。这里聚集了无数的直播间。张大奕、于大公子、利尔鲍贝等头部主播都在杭。前程无忧传媒、交友网、钱逊、如涵、Tisu、陈蕃、王耀、微阅科技等知名直播机构和MCN机构也在杭。今年,Aauto快手主播辛巴带领他的13个大主播和2000多名员工从广州搬到了杭州。此前,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也退出了。
“杭州很吃香,”00后服装主播飞飞对记者强调,“我发现身边很多主播都很会帮播,但是一有空就会觉得不舒服。大家要么上班,要么找工作,都应该待在直播间里。”
这个城市的电商直播“体量”和其他地方不一样。飞飞原本是一名主播,在嘉兴做家居类的工作。今年上半年,她搬到杭州,开始成为一名服装主播。现在是某服装品牌的签约主播。她介绍,在嘉兴,她经常一天停播两个小时以达到表演的效果,但来到杭州,她有时甚至一天要播八个小时。“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广播这段时间。比如我今天播了这个GMV,但是看到接我的主播比我优秀,我就会有危机感。”来杭州后,她每天晚上都在直播间度过,很少出去玩。除非休息,否则她也会找兼职,一个小时的工作100多元到500多元不等。在杭州的主播圈,这样的忙碌是一种常态。
吸引菲菲来杭州的原因是高薪。在来之前,她听到了很多流言蜚语。其他二三线城市的主播底薪一个月只能拿几千块钱,但当时杭州的底薪基本都是五位数,主播的提成相比其他城市几乎翻了一倍。没有服装配送经验的飞飞,刚开始也没有要一万的底薪,但是随着经验的积累,四个月后,飞飞在杭州拿到了两万多的底薪。“杭州的电商薪资水平在业内是比较高的,杭州的服装、美妆品类也比较发达,都是我觉得直播比较赚钱的品类。”菲菲说。
2022年,杭州网络零售额首次突破万亿大关,达到10496亿元,占当年浙江网络零售额的38.8%,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1/13。此前,“杭州每244个人里就有一个主播”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按照浙江省商务厅公布的杭州近5万主播数量和2021年底杭州常住人口1220万计算,主播与常住人口比例接近1:244。“每244个人中就有一个是主播”是杭州夜经济的最大特点之一。
“剁手”之城如何推动真正的夜经济
杭州市投资促进局数据显示,2022年,杭州以人均年消费46440元首次超越上海成为所有城市之首。此外,杭州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长也很突出,以5.8%的增速位居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之首。在此之前的2021年,杭州从前五闯入前三,排名紧随上海和深圳之后。
虽然消费能力超强,但以电商模式为主的杭州人对实体消费的夜生活并不是很热衷。杭州夜生活曾被网友调侃为“杭州夜是西湖边免费吹的”、“杭州是唯一没有夜生活的新线”。
第一财经记者随机采访的一些市民得到的答案是,有人说在加班,有人说在“晚上在家练琴”、“晚上在家写计划”,还有人说晚上一般不出来,除非请客户出来喝茶吃饭,接触一下感情。
不过,杭州市政府一直在努力引导夜间经济的发展。
今年6月,杭州市商务局出台了《建设夜睡天堂·乐购杭州实施方案》,其中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大力发展夜间经济。
该规划中提到,要评估认定一批具有国际水准、特色鲜明的热夜经济示范街区。鼓励每个主城区确定一个区级夜间经济集聚示范街区,发布“杭州十大夜间地标”和夜间经济消费电子地图。鼓励餐饮、零售、娱乐、文化、书店等实体店提供夜间22:00至次日凌晨6:00服务,每年评估一批夜间经济特色店,开展夜生活IP和夜生活网络名人打卡场所评估。
然而,这一实施计划很快得到了公众的反馈。有市民提出“发展经济肯定是大力支持的,但建议远离居民区。毕竟现实生活中还是有很多上班族早出晚归的。如果他们晚上10点以后想睡觉,就会搞一条夜生活街,方圆1公里内的人都会受到影响。”杭州市商务局回复称,“将评估认定一批夜间经济集聚示范街区,配合城管、消防等有序管理。”
也有市民提出,在交通方面,可以设置夜间商场交通车道,在一些著名的购物街之间建立商场车道。
“杭州这个有绝对消费潜力的城市,可能经营压力大,市场竞争激烈,所以大家都在网络平台上‘圈’着。电子商务虽然给杭州注入了经济活力,但也削弱了当地的夜间实体消费。我觉得当地相关部门和几家头部企业应该鼓励当地居民多线下消费,比如发放代金券、实物消费优惠奖励等。当然,归根到底还是要缓解人们的焦虑,同时实体企业经营者可以创造更多实体减压的新业态,吸引更多本地居民在夜间进行实体消费,以平衡杭州夜间经济的线上线下比例。”华美首席知识专家赵焕焱分析道。"

作者:新宝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新宝娱乐 版权所有